<address id="f5f3p"><listing id="f5f3p"></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5f3p"></address>

        <strike id="f5f3p"><strike id="f5f3p"></strike></strike>
        <address id="f5f3p"><menuitem id="f5f3p"><meter id="f5f3p"></meter></menuitem></address>
          <noframes id="f5f3p"><address id="f5f3p"></address>

            <sub id="f5f3p"><address id="f5f3p"><listing id="f5f3p"></listing></address></sub>
            萬億級零擔快運是個好市場,為何零擔快運巨頭在賣身?
            10-20
            182
            0
            掌鏈 

            萬億級的中國零擔快運市場真的不能長出一個“常青樹”?虎年的9月份對中國零擔快運巨頭來說,是被資本“收獲”的季節。

            9月8日,老“快運之王”德邦物流宣告被京東物流集團收購71.93%的股份。德邦物流也是第一個A股IPO上市的快運企業,即“A股快運第一股”。

            image001.jpg

            9月30日,新“快運之王”——安能物流管理層股東終止一致行動協議,大鉦資本以24.60%的持股成為最大股東。安能物流是第一個在港股IPO上市的快運企業,也即“H股快運第一股”。

            2021 年,我國全國社會物流總費用達16.7萬億元,道路運輸費用占 4.7 萬億元,零擔快運早已進入萬億級市場。為何“玩家”難得常駐?掌鏈·第一物流網小編做以解讀。

            一、德邦與安能“難兄難弟”

            到9月8日,德邦股份宣告被京東物流以97億元收購71.93%的股份,人們還是不禁懷念曾經充滿斗志的德邦。2018年初,德邦股份在A股上市,成為第一支通過IPO在國內主板上市的快運股,開盤就漲停,收盤價7.67元每股,總市值超過73.63億元。

            9月30日,安能物流管理層股東訂立協議以終止一致行動安排,并自上述日期起不再就公司事務及管理采取一致行動。換句話說,管理層股東不再為單一最大股東組別。而2020年參與安能物流戰略融資的大鉦資本憑借所持24.60%股份,成為公司最大股東。

            image002.jpg

            (安能物流創世人 王擁軍)

            “如果我失去京東控股權,會賣掉拿錢走人,沒時間跟資本玩!”對于京東的掌控,作為創始人的劉強東曾如此說。但這種硬氣似乎很難在萬億級的零擔快運市場出現。

            “我堅信,未來中國一定會出現千億美元市值的網絡型物流公司?!?017年在一次大型會議上,王擁軍發出如此遠景。但快運市場道路太艱難,掌鏈·第一物流網認為,最核心的問題是需求不能集聚,也使得零擔快運供給長期分散。中國快遞企業能夠成功,得益于阿里占據中國電商市場超過一半份額,這種需求集聚也帶動供給集聚。而零擔快運市場卻難以如此。

            據中物聯公路貨運分會《2021年公路貨運行業重點企業經營情況調查報告》顯示,排名前30家重點公路貨運物流企業主業收入為1904億元,前5家企業主營業務收入超過100億元。

            零擔快運企業普遍個頭不大,自然胳膊擰不過資本的大腿。而作為零擔快運巨頭的安能物流和德邦物流也同樣命途多舛。

            (1)安能物流市值縮水87%

            從2010年成立以來,安能物流已經進行了10輪融資。2021年11月11日,安能物流在港交所上市,發行價為13.88港元/股,總市值為161.42億港元,由此也被稱為“港股快運第一股”。

            表1.png

            但安能物流上市首日就遭破發,盤中一度跌至12.82港元/股,較IPO發行價的跌幅為7.64%。截至2022年10月14日,安能物流股價2.27港元/股,公司市值僅約21億人民幣,市值暴跌87%。

            招股書數據顯示,2020年安能物流凈利潤為2.18億元,開始扭虧為盈。

            表2.png

            而在2021年,安能物流再度轉虧。據安能物流此前發布的公告數據顯示,2021全年預虧不少于20億元、利潤減少約50%。

            (2)德邦物流成京東子公司

            成立于1996年的德邦股份曾因推出“卡車航班”這一零擔精品在行業內打響聲譽,但隨著電商物流等新型物流業態的沖擊和挑戰,以及在油價、疫情、人力成本等多重因素影響下,零擔快運業務本身利潤的大幅下降,使得德邦的長板也不再顯現。

            而德邦以97億人民幣的價格“賣身”京東物流,從其財報表現上也早已有跡可循。2021年德邦快遞的營收300多億,但凈利潤卻僅為1.43億元,與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4.69%。2022年第一季度德邦的營業收入和利潤也比同比下降了4.7%,收入利潤水平負增長。

            image003.jpg

            (德邦物流創世人 崔維星)

            早在今年2月份,德邦股份的股票在股票市場就停止了運作,3月初突然又復牌,而這個時間也恰好是京東物流與德邦交易進行的第一階段。德邦將自己“出售”給京東物流,從方案生成到交易完成僅僅用時4個月。

            7月份股份交割完成后,德邦控股雖仍為公司控股股東,但崔維星已不再是德邦的實際控制人?!熬〇|卓風”成為德邦快遞的最大“間接控股股東”。

            兩大零擔快運巨頭同在2022年易主,無外乎零擔快運龍頭企業尚難建立規模競爭優勢,同時利潤率處于低位,對資本來說,當前或許不是個好生意。近兩年高油價,更是加碼削薄利潤;持續的新冠疫情讓市場需求受挫。而與此同時,新玩家卻不斷蠶食。

            二、“跨界”玩家在進擊 

            網絡貨運的出現至今雖然沒有顛覆公路貨運市場,但平臺運價透明和智能匹配供需,卻讓傳統零擔快運龍頭失血。在壯大數字貨運企業滿幫、中儲智運背后,零擔市場格局還在被肢解。

            快運企業則通過布局網點和分撥中心的方式來優化操作節點,提升車隊運營效率。德邦是最早實現全網覆蓋的零擔快運企業,并且通過網絡的快速擴張下沉,貨運體量達到了百億級。

            安能物流則是選擇將上市融資額的20%投入到科技創新中,打破分撥中心均以人工為主體的分揀方式,旨在實現成本最低、收益的最大化。

            幾乎每個零擔快運龍頭都曾懷揣著秦始皇一統天下般的夢想,但都不得面對殘酷的現實,供需對接更加多元化。在傳統企業都站不穩腳的快運賽道,順豐、京東物流、中通、韻達卻在爭相入局。

            順豐快運如今已成為一個估值百億的獨角獸企業,2021年企業零擔收入300多億元,力壓德邦、安能等對手,在行業內位居榜首。

            image004.gif

            數據來源:運聯研究

            京東快運以67億元排名第六。但值得一提的是,跨越速運和德邦快遞都屬于京東系,三者

            的總和達到286.8億元,逼近順豐快運。

            此外,中通和韻達作為通達系快遞企業也在爭奪快運新戰場。中通快遞已在港股和美股同時上市,市場占有率達到23%,旗下的快運品牌中通快運在2021年12月完成超3億美元 B輪融資,2020年5月和2018年6月分別完成A+和A輪融資,融資總額逾1億美元。

            韻達旗下的韻達快運在2017 年10 月10 日正式起網,2019 年被韻達股份剝離。今年年初上線了新產品韻重貨,意在逐步完善網絡布局,采取差異化的市場策略,盤活現有資源??爝f企業布局快運賽道在提升特定貨源市場服務能力的同時,也打通了自身服務鏈上下游。

            image005.jpg

            此外,貨運物流板塊中的數字貨運平臺滿幫,網絡貨運平臺中儲智運、傳化智聯、路歌等,通過更智能、更數字化的科技手段,在一定程度上已吞噬了部分零擔貨運需求。貨運市場根據差異化需求被進一步分化。

            三、“消失”的快運巨頭

            安能物流和德邦的命運令業界嘆惋,但在快運賽道遇挫的企業不止僅有它們,有的甚至在業內已逐漸沒了姓名。尤其耐人尋味的是,曾經主導中國零擔快運市場的“佳木斯快運商幫”悉數潰敗,而“桐廬快遞商幫”最終走向資本市場。

            (1)佳木斯商幫之華宇物流被幾經轉手

            天地華宇前身是華宇物流,由中國公路貨運領域著名的“佳木斯商幫”帶隊人之一王振華創立。王振華當年江湖地位,猶桐廬商幫帶隊人陳德軍。2005年華宇物流營業額超20億,網點1000個,員工超萬人。據傳2004年德邦物流創始人崔維星參觀華宇貨場時也為之震撼。

            image006.jpg

            但在中國物流市場對外開放后,2007年3月,全球第四大快遞企業TNT完成收購當時最大的零擔貨運物流華宇物流,曾任TNT大中國區人力資源總監徐水波執掌天地華宇。此后天地華宇又賣身中信集團。

            2018年8月21日,安吉快運宣布“天地華宇加入上汽物流板塊”,而安吉物流是上汽集團物流板塊的核心企業。

            (2)佳木斯商幫之卡行天下賣身敗退

            卡行天下,創始人翟國良曾憑佳宇物流在零擔快運行業占據一席之地。佳宇物流也是“佳木斯商幫”代表企業之一。

            后來佳宇物流被出售給美國YRC耶路公司。2011年,翟國良又重新組建了卡行天下??ㄐ刑煜?019年1月份獲得了菜鳥物流、普洛斯隱山資本戰略增資。此次增資升級了卡行天下的B2B物流運輸網絡??ㄐ刑煜鲁闪⒑螳@得三輪融資,菜鳥物流成為其第二大股東。

            但卡行的戰略定位一直在變,從中轉貨、園區服務平臺、卡行服務中心,到后期向金融公司轉變,商業保理、信貸等,最終卡行天下逐漸淡出專線視線。

            (3)壹米滴答被極兔關聯企業匯森收購

            2021年9月10日,根據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信息顯示,匯森全球收購壹米滴答股權案已獲得總局“無條件”批準。

            image007.gif

            壹米滴答成立于2015年,是中國零擔頭部企業之一,主要業務范圍涵蓋快運、快遞及相應增值服務。2019年,壹米滴答以1050萬噸的貨量值成為零擔貨量行業第一,2020年,壹米滴答全網快運貨量降至950萬噸,位居行業第三。

            壹米滴答此前宣布與匯森正式達成戰略投資合作,探索新經濟形勢下的智慧物流網絡“出?!睂嵺`,而匯森的出資方是極兔的股東。有消息稱,匯森速運正借力極兔的海外資源同步在東南亞市場進行擴張。

            (4)老牌零擔快運巨頭遠成集團破產清算

            遠成集團成立時間早于順豐,是中國相對最早的一批民營物流企業,曾集鐵路、倉儲、金融、航空等物流服務于一體。其掌門人黃遠成曾是中國民營物流大佬,也涉足資本市場。

            遠成2010年起開啟跨業經營,2017遠成快運獲得全國快遞經營許可,大舉進軍快遞市場,對現金流造成巨大消耗,債務也逐漸顯現。2018年上半年,遠成物流的債務危機暴發。

            image008.gif

            雖然遠成見證了中國物流的發展史,但還是因戰略失誤造成資金鏈斷裂,最終被法院裁定破產清算。

            作者:張威 花照婷

             底圖.jpg


            點贊
            收藏
            屈辱强奷蹂躏侠女

              <address id="f5f3p"><listing id="f5f3p"></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5f3p"></address>

                  <strike id="f5f3p"><strike id="f5f3p"></strike></strike>
                  <address id="f5f3p"><menuitem id="f5f3p"><meter id="f5f3p"></meter></menuitem></address>
                    <noframes id="f5f3p"><address id="f5f3p"></address>

                      <sub id="f5f3p"><address id="f5f3p"><listing id="f5f3p"></listing></address></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