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5f3p"><listing id="f5f3p"></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5f3p"></address>

        <strike id="f5f3p"><strike id="f5f3p"></strike></strike>
        <address id="f5f3p"><menuitem id="f5f3p"><meter id="f5f3p"></meter></menuitem></address>
          <noframes id="f5f3p"><address id="f5f3p"></address>

            <sub id="f5f3p"><address id="f5f3p"><listing id="f5f3p"></listing></address></sub>
            對話大清首富伍秉鑒:晚清的世界物流大鱷
            06-22
            1018
            0
            掌鏈 老八

            3月,胡潤研究院《2022全球富豪榜》發布,而僅中國粵港澳大灣區占302位,富豪人數位居全球第一。去年《財富》世界500強名單,有99家企業總部在全球四大灣區,其中粵港澳大灣區有25家企業上榜,數量首次超越全球最大城市群紐約灣區。

            在中國外貿和物流進化歷史上,有一個群體被遺忘,這就是清朝末年的“十三行”,就在今日的粵港澳大灣區;在中國外貿和物流名人冊上,有一個人物被遺忘,清朝末端的“伍秉鑒”,也營商在粵港澳大灣區。

            2001年,美國《華爾街日報》統計了1000年來全球最富有的50人,有6名中國人入選,他們分別是成吉思汗、忽必烈、和珅、劉瑾、宋子文和伍秉鑒。其中,只有伍秉鑒是純粹的商人。

            道光十四年(1834年),據伍家統計,伍秉鑒私人資產已達2600萬兩白銀,按實際購買力折算成今天的人民幣,大約是50億元。要知道,當時大清國庫一年的總收入也就是4000萬兩左右,美國同時代的首富資產約700萬兩。

            伍秉鑒從商四十多年,成為“廣州十三行”行商之首,經營著大清王朝全盛時期唯一的對外通商口岸,從容游走于官、商、洋人之間,活躍在中西貿易的舞臺上,投資遍布南洋、印度、歐美,成功打造了一個富可敵國的跨國財團。

            2.1.jpg

            掌鏈《首席供應鏈官·物流史話》今日與伍秉鑒隔空對話,重溫“廣州十三行”當年盛況與伍秉鑒遍布全球的商業物流版圖。

            一、行商之首:伍秉鑒與廣州十三行

            掌鏈:如今,中國改革開放已經四十多年了,但要說開中國對外貿易先河的人,可不得不提您“廣州十三行”的伍行長啊。歡迎您做客掌鏈的《首席供應鏈官》訪談間,此前我們采訪過晉商代表大盛魁號創始人王相卿,在清朝影響全球的商人中您享譽世界。。今天,您能先給我們講講您和廣州十三行的故事嗎?

            2.2.png

            圖片來源:香港公開圖書館

            伍秉鑒:說起來我們這些人也是受了官府的恩惠才能做起外貿生意。清代一直有海禁政策,但對外貿易畢竟不可完全斷絕。在清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廣州十三行”成立,一批有生意頭腦的人被官府選中特許從事外貿生意,與外商進行壟斷交易,并代海關征繳關稅。從乾隆二十二年(1757年)開始,清廷實行全面海禁,僅保留了廣州一地作為對外通商港口。這時,位于廣州城郊西南角、珠江邊碼頭的十三行,便成了全中國唯一可以合法進行外貿生意的商家。

            掌鏈:你們做的是全國獨一份兒的生意,利潤之巨大可想而知了。

            伍秉鑒:是啊,乾隆中期后,“十三行”每年為清政府貢獻的海關收入多達上百萬兩白銀,因此“十三行”被稱為“天子南庫”。所謂的“十三行”,實際只是一個統稱,并非是13家,多時可達幾十家,少時則只有4家。當時,外商洋行來中國做生意受嚴格限制,例如,外商與中國官府交涉,必須由十三行作中介,外商不得在廣東省住冬,番婦不得來廣州,外商不得坐轎,外商不得學漢文等。

            由于十三行享有壟斷清朝海上對外貿易的特權,凡是外商購買茶葉、絲綢等國貨,或銷售洋貨進入內地,都必須經過“廣東十三行”,所我們這伙人逐漸成為與兩淮的鹽商、山西的晉商并立的行商集團。

            2.3.png

            廣州十三行(圖片來源:Life of Guangzhou)

            掌鏈:所以您與外商打交道是十分有經驗了。屈大均有詩云:“洋船爭出是官商,十字門開向二洋。五絲八絲廣緞好,銀錢堆滿十三行”,看來這樣的繁榮景象不是虛言啊。

            伍秉鑒:是的,我從商早期的貿易對象有荷蘭、英國、丹麥、西班牙等西歐國家,外商們也喜歡與我們做生意,因為官辦的商行,十三行價格統一,貨不攙假,不欺詐,有良好的商業信用,外商要中國商人代辦手續,也多通過十三行。美國商人亨特是我的一個貿易伙伴,他在《廣州番鬼錄》中就對十三行有過記錄:“與被指定同我們做生意的中國人(指廣州十三行)進行交易十分便利,眾所周知,他們也很誠實,我們形成了一種對自己人身和財產的絕對安全感?!睉{著官府的特許和外商的信任,十三行壟斷了對外貿易,你們今天的中國外運作為中國最大的國際貨代企業,其實比起十三行,還是差很多,十三行不只扮演國際貨代,還直接參與到采購和交易,相當于外貿供應鏈服務。

            掌鏈:在當時的社會環境下,您不局限于本地市場,而是憑著開放思維與外國人做大生意,不但造就了繁榮的外貿和富有的行商群體,對以后中西方商業的發展也產生了重要影響。雖然到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廣州十三行即被解散。但您經營的怡和行成為了最著名的商行,您的家族更是坐擁2600萬銀元(估值約50億人民幣),是當年的世界十大首富之一。

            二、人流,物流,商流

            掌鏈:您剛剛提到,廣州十三行的行商不只您一家,那么您是如何一步一步做到行商之首呢?

            伍秉鑒:我祖上幾代都是商人,清康熙初年,我們伍氏的先人就遷往廣東定居,并開始經商。我的父親伍國瑩最初曾在廣州首富潘啟家中做賬房,后來他離開潘家,獨立創建了怡和洋行,成了廣州十三行的“行商”一員。耳濡目染,我也學了不少經商、做人的門道。嘉慶五年(1800年),我開始主持怡和洋行,我認為經商之道是人流、物流、商流缺一不可,與人打交道是做生意的根本,像我們做外貿的就需要游走于官府、外商與同行之間,處理好各方面的關系,人流拉動商流,商流帶動物流。

            2.4.png

            圖片來源: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掌鏈:在現代,我們的供應鏈講究全鏈路優化,您這是在無形之中已經運用了這個思想啊。那您能具體說說如何與官府打交道嗎?

            伍秉鑒:我們做行商的,不管自身能力多強、格局多大,無法回避生意建立于官方背書的“行商”身份之上。所以我一直非常注重維護和官府的關系。我經常登門拜訪總督、巡撫等高官,逢年過節,廣州各級官員必然都會收到怡和洋行的禮金,不少官員還被請到伍家大宅吃喝看戲,今天你們叫商業賄賂吧,但當時從無奈之舉變成約定俗成。

            為了讓生意更好做,我還花錢給自己捐了個三品頂戴。由于我乳名亞浩,因此還被洋人起了個外號叫“浩官”。在他們看來,我的官方背景似乎深不可測,而這也是他們很愿意和我做生意的重要原因之一。當年鴉片戰爭爆發,《南京條約》簽訂后,清政府在1843年下令行商償還300萬銀元的外商債務,而我一人就承擔了100萬銀元。

            掌鏈:是不是可以說晚清的沒落,十三行也是受害者,因為官府腐敗,才有商業賄賂和賣官鬻爵;因為國家衰落,難敵外敵殖民侵略,你們也背負了國債。不過,您的主顧主要還是那些外商,在美國歷史上,曾有一位留下八位數遺產的“千萬富翁”,他就是1848年去世的當年美國首富約翰·雅各布·阿斯特,而他能混成美國首富,靠的就是和大清朝做買賣,而您就是他最重要的一個貿易伙伴。那么您是如何取得外商們的信任呢?

            2.5.jpg

            怡和洋行(圖片來源:中文百科全書)

            伍秉鑒:是的,賺外國人的錢是我們的主要業務。我經營怡和洋行時,同歐美各國的重要客戶都建立了緊密的聯系。我時刻記在心里,我自己既是中國封建社會的官商,又必須懂得依靠西方商人的貿易方式發財致富。所以我領導的怡和洋行在當時同外商聯系最為緊密,可以說與英國東印度公司、散商和美商中打成一片。和他們做生意,靠的就是慷慨的聲名和信譽。

            有一次,一個波士頓商人替我承銷一船生絲,本來是獲利豐厚的,但他自作主張用賺來的貨款購進了一批英國毛織品,結果產品滯銷,欠了我7.2萬銀元的債務。他又一直沒有能力償還,故也無法回到美國。我知道此事后并沒有為難他,而是叫人把借據拿出來,對他說:“你是我的第一號‘老友’,是一個最誠實的人,只不過不走運?!闭f完,我就把借據撕碎,并對他說“我們之間的賬目已經結清,他可以隨時離開廣州回國?!边@一舉動在所有美商之間傳為美談,大家更愿意與我打交道了。

            掌鏈:7.2萬銀元,折合今天的人民幣約1000萬。您如此慷慨,怪不得美譽傳遍全球,應該有不少外商主動登門要跟您做生意吧?

            伍秉鑒:此話不假呀,但是吃獨食總是不長久的。當年有個英商要在廣州找家洋行代理羽紗銷售,最后我們怡和洋行憑著實力最強、信譽最好接下了這個大單子。不過我接下生意后就決定要分利讓利給各商行了,就在生日那天請所有行商吃飯。酒過三巡,我起身對大家表示,“羽紗生意盤子太大,怡和洋行一家吃不下”,邀請大家一起參與。

            掌鏈:這可是獨霸市場的大好機會啊,您為何如此慷慨?

            伍秉鑒:我當然不缺獨立運作羽紗生意的財力,但是我很清楚,如果吃獨食,一定會成為其他同行的公敵,對自身發展反而不利。事實也確實如此,我的做法使得同行們不僅沒了敵意,反而對我們怡和洋行感恩戴德。漸漸的,大多數行商都對我十分尊重,我成了眾望所歸的行商領袖。

            掌鏈:慷慨之外,您也是非常精明的啊,所以您的怡和洋行成為了“十三行”中的后起之秀。您作為行商領袖真是非常有擔當,1811-1819年,您還向幾家瀕臨倒閉的商行累計放貸200多萬銀元。所以到19世紀20年代,怡和洋行已經無可爭議地成為“十三行”的“總商”。

            三、晚清的世界物流大鱷

            掌鏈:在1834年以前,伍家與英商和美商每年貿易額達數百萬兩白銀,您還是東印度公司的“銀行家”和最大債權人。因為如此,“伍秉鑒”這個名字在當時的西方商界享有極高的知名度,一些西方學者更稱您是“天下第一大富翁”。能跟我們講講您享譽全球的“物流商道”嗎?

            伍秉鑒:要把生意做大做強,走向世界,好的產品是根基。我做中西貿易,主要經營我們中國特色的絲織品、茶葉和瓷器。就拿我們怡和行主營的茶葉貿易來說,盡管當時歐洲各國對茶葉質量十分挑剔,但怡和行的功夫茶一直被東印度公司鑒定為最佳,標以高價出售。久而久之,凡是裝箱后蓋有伍家戳記的茶葉,在國際市場上就能賣得出高價。

            掌鏈:您真是制造品牌效應的行家里手??!

            2.6.jpg

            圖片來源:min.news

            伍秉鑒:過譽,過譽。打響名聲固然重要,但是要我說找準市場才是更為關鍵的。還記得前面波士頓商人賣不出去的那批毛織品嗎?它們雖然在中國滯銷,但不見得真沒市場,我分析了世界各地的市場行情,迅速將其盤活,賣到了菲律賓,也收益不少

            掌鏈:您的市場敏銳度與您放眼世界的商業眼光分不開。

            伍秉鑒:是的,除了與英、美等大國的貿易,我們怡和行還擁有龐大的世界貿易網路,在印度、孟加拉、馬來西亞、西歐的荷蘭、普魯士等國都有業務,我在世界各地結交了不少朋友,包括歐洲、北美、南亞和東南亞等地區,他們成為我的長期合伙人與代理人,幫我打理本地商務。

            掌鏈:他們愿意與您合作也是因為您對待這些合伙人和代理人寬厚慷慨。

            伍秉鑒:當然了,做人是第一位的,但是所謂“物流商道”,只把貨運到世界各地是不夠的,那只是做到了“物流”,我們的貨品到哪里,就要把產業開展到哪里,靈活投資,長遠規劃,這才是“物流商道”。

            掌鏈:我聽說您在國內買了大量的田產、宅院、茶園、店鋪,都生意興隆。

            伍秉鑒:是的,銀子只有變成資本才是長久的。我還在美國、歐洲、印度、新加坡等地都購買了房產。不過,只有抓住能夠產生重大影響的關鍵領域進行投資才能帶來真正的收益。道光九年(1829年),我認識了一個叫約翰·福布斯的美國年輕人,他在怡和洋行當學徒工。我很欣賞這個機智乖巧的孩子,就收了他做干兒子。8年后,他想回美國發展,我就交給他了一張50萬銀元的銀票,希望他能把這些錢用在最有發展前途的事業上。福布斯回國后就寫信和我商議,共同決定將這筆錢投向密歇根中央鐵路、密蘇里河鐵路等干線的啟動資金。后來,依靠這筆投資,我們順利在美國展開了鐵路運輸業務,成為橫跨北美大陸的泛美鐵路最大承建商。

            2.7.jpg

            密歇根中央鐵路(圖片來源:American-Rails.com)

            掌鏈:您的投資眼光與魄力真是令人嘖嘖稱奇啊。

            伍秉鑒:我還資助福布斯在中國成立了旗昌洋行,它是19世紀東亞地區規模最大的美國代理商行。有怡和洋行的長期擔保,旗昌洋行迅速壯大,壟斷了美國對華貿易。我不僅把它作為茶葉等外銷產品的代理商,還對其注資附股,施加影響。我堅持投資旗昌洋行也有長遠考慮,條件就是我的投資利息要支付給伍家后裔。

            掌鏈:到光緒十七年(1891年),旗昌洋行破產前,伍家累計已投資了100萬美元,每年利息所得則超過4萬美元,成為您留給子孫的豐厚遺產。

            伍秉鑒:我們伍家在美投資,已涉及金融、證券、保險、房地產等許多行業,每年可收利息銀20多萬兩,我也因此在交易過程中得到了較大的優惠。

            2.8.jpg

            旗昌洋行(圖片來源:The Industrial History of Hong Kong Group)

            掌鏈:您這也算是做供應鏈金融了!不過,也是了不起的清朝國際投行了。。除了在美國的投資,您還有那些重要的貿易伙伴呢?

            伍秉鑒:我在廣州主要是跟英國人做貿易,也把產業和債務放到了國外,英國東印度公司每年結束廣州貿易前往澳門暫住時,總會將貨款交給我代管。公司資金周轉不開,也向我借貸。

            掌鏈:所以您就成為了英國東印度公司最大的債權人,每年光支付給您的利息便有好幾萬兩。您將財力投到幾個關鍵領域,使得資本收益最大化,再放貸給歐美貿易公司。憑借這樣的全球化、多元化投資,怡和商行的金融資本遍布歐洲和美國。

            掌鏈尾圖.jpg

             


            點贊
            收藏
            屈辱强奷蹂躏侠女

              <address id="f5f3p"><listing id="f5f3p"></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5f3p"></address>

                  <strike id="f5f3p"><strike id="f5f3p"></strike></strike>
                  <address id="f5f3p"><menuitem id="f5f3p"><meter id="f5f3p"></meter></menuitem></address>
                    <noframes id="f5f3p"><address id="f5f3p"></address>

                      <sub id="f5f3p"><address id="f5f3p"><listing id="f5f3p"></listing></address></s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