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f5f3p"><listing id="f5f3p"></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5f3p"></address>

        <strike id="f5f3p"><strike id="f5f3p"></strike></strike>
        <address id="f5f3p"><menuitem id="f5f3p"><meter id="f5f3p"></meter></menuitem></address>
          <noframes id="f5f3p"><address id="f5f3p"></address>

            <sub id="f5f3p"><address id="f5f3p"><listing id="f5f3p"></listing></address></sub>
            國家供應鏈的“自虐玩家”:“抗疫”消極 “抗中”積極”|大流行與供應鏈
            06-04
            828
            0
            掌鏈 冰河

            為應對供應鏈危機,解除供應鏈強制隔離措施,是救供應鏈還是害供應鏈?

            從 6 月 10 日開始,西澳大利亞州政府將取消其對 COVID-19 疫苗的強制要求,并取消對未接種疫苗的國際入境者的強制性 7 天隔離。該州的強制性疫苗接種政策“將僅適用于與最脆弱的勞動力”。

            今年1月,為應對因物流人員短缺造成的供應鏈危機,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州等地出臺新規,允許郵政快遞、貨物運輸、食品配送等行業的新冠肺炎密接者到崗工作。此舉后的半年內,澳大利亞確診人數快速飆升,物流傳疫讓澳大利亞成為典型。

            2022年1月1日,面積769萬平方公里僅約2459萬人(僅相當于一個上海市的人口)的澳大利亞仍算發達國家中防疫模范省,確診人數僅有40萬人,但到6月2日,累積確診已達735萬人。英國衛報稱,澳大利亞的新冠病毒感染率已是世界上最高的國家。5月30日,澳大利亞全國單日新增病例4萬+,躍居全球單日最高。

            對于西澳政府新政策,南澳大學生物統計學系主任埃斯特曼教授表示,“這是一個'讓它撕裂'的政策,”他說?!拔覀冋谧屧絹碓蕉嗟娜嗽俅胃腥??!备腥救藬翟黾?,也讓澳大利亞物流用工短缺陷入惡行循環。

            新冠病毒給澳大利亞供應鏈安全上了重要一課,不過對澳大利亞來說,似乎還有比抗疫更重要的事情。本期《大流行與供應鏈》,掌鏈?第一物流網本期分析新冠疫情下澳大利亞供應鏈的變局。

            1.jpg

            西澳州長馬克·麥高恩表示,這項授權在保護西澳大利亞人方面“非常有效”(圖源:SKY NEWS)

            一、緊追美日脫華供應鏈圈子

            5月24日,美日印澳“四方安全對話”(Quad)峰會之際,澳大利亞新任總理與美、日、印領導人共同宣布將共同建造半導體供應鏈,在關鍵技術與設施排除“有疑慮的供應商”。

            無疑,一個脫華的供應鏈小圈子建起來了,敢當反華棋手的澳洲政府在行動上不遺余力。5月31日,澳大利亞、日本宣布打造氫氣供應鏈聯盟。

            在前任莫里森近乎神經質的“抗中”政治賭博中,2021年4月,澳大利亞、印度、日本啟動供應鏈聯盟。2021年12月。澳大利亞與韓國達成協議,加強礦產供應鏈和碳中合技術合作。到澳大利亞對自己最大的貿易伙伴的中國卻處處行的對抗遏制舉措。。

            2.png

            澳大利亞總理安東尼艾博年上周在東京會見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圖源:Anthony Albanese/ Twitter)

            2022年RPEC在中國、澳洲、日本和東盟國家先行生效,目前澳大利亞對華出口總體占比高達39%,進口占比高達27%。5月23日,美國公布了被視為抗衡中國影響力和去中國化供應鏈朋友圈的印太經濟框架IPEF,澳大利亞似乎急不可待。。

            但IPEF不是澳大利亞供應鏈的救生圈。中國此前長期從澳大利亞進口車厘子、葡萄酒,隨著澳大利亞積極協助美國抹黑中國新疆供應鏈,打壓中國華為等企業,在中國反制舉措下,中國從智力進口車厘子、葡萄酒,從俄羅斯進口牛肉,大大減少對澳大利亞的依賴,這讓澳洲的出口率下跌了24%,澳大利亞國內眾多廠商苦不堪言。

            澳大利亞葡萄酒巨頭尋求進軍美日印澳聯盟之一的印度市場卻屢屢碰壁,現在澳大利亞葡萄酒產業想重回中國市場,試圖模仿“特斯拉模式”在中國開設釀酒廠。在中國暫停銷售澳大利亞葡萄酒之前,位于南澳大利亞石灰巖海岸著名的庫納瓦拉葡萄酒區的 Hollick Estates 約有 20% 的產品出口到中國。

            現新任在總經理克里斯蒂安弗雷澤表示,他希望看到市場回歸。

            二、礦產供應鏈上游好牌

            實際上澳大利亞對華供應鏈合作有一手好牌,澳大利亞自然資源十分豐富,是世界上可開采資源最豐富的國家之一,在鋼鐵、煤炭供應鏈原料供應環節,澳大利亞借助必和必拓和力拓兩位巨頭是全球的頂尖玩家。3.png

            澳大利亞鐵礦石出口數據(圖源:OEC)

            鐵礦石是工業生產的重要一環,當今我們的商品中,至少大半的商品都要用到鐵礦石,我國鐵礦石超過80%來自于澳大利亞,我們粗鋼產量占全球超55%,我們供應了全球最多的商品,這一切都離不開大量的澳大利亞的鐵礦石。

            而澳大利亞是全球最大的鐵礦石出口國家,從 1988 年到2022年,澳大利亞的鐵礦石和精礦出口平均為2651.97億澳元,在2021 年6月達到歷史最高點17637萬澳元,而中國一直是澳大利亞最大的鐵礦石進口國,2014-2020年中國進口鐵礦量達到澳大利亞出口總量的79.8%。

            煤炭資源澳大利亞的出口量長期位居前兩位,在澳大利亞煤炭幾乎分布在沿海,開采十分便捷,挖出后即可直接裝船出口。2019年澳大利亞出口煤炭高達3.96億噸,澳大利亞長期是中國最大煤炭供應國,但自莫里森(2018年當選澳總理)抗中政策以來,澳大利亞在中國煤炭進口份額由2020年的26%下降為2021年3.6%(應為保稅煤炭報關),中國是全球最大煤炭儲量和產量國之一,在減少澳洲進口同時加大自身供應。

            4.png

            2017-2022澳大利亞鐵礦石出口趨勢(圖源:澳大利亞統計局)

            此外澳大利亞銅礦的開采量和出口量長期位居第三名,鋁土礦儲量占全世界總儲量的15%,位居世界第二名,銀40600噸儲量世界第三,鉭65771噸位居世界第二,鈾64萬噸占全球儲量41%,黃金和稀土儲量全球第五等。并且澳大利亞仍不斷在海外投資礦產,掌握相關資源的定價權。

            有人戲稱“只要左右了澳大利亞,就基本控制全球供應鏈”,澳大利亞坐擁豐富的自然資源,我國曾十分依賴澳大利亞原材料,但隨著中澳關系進入冰點,我國也不斷完善自己的原材料供應鏈,即任何資源不能從單一國家進口。

            三、工業供應鏈的差等生

            大流行的爆發給澳大利亞這位“頂端玩家”開了個玩笑,再過去澳大利亞都是基于“即時供應鏈”網絡來建立工業和零售基礎系統,根據需要購買商品,極大的減少了庫存成本提高企業利潤率。

            5.jpg

            疫情影響下澳大利亞恐慌性購買,本土制造業跟不上需求。(圖源:ABC NEWS)

            而新冠疫情這只黑天鵝,使得澳大利亞系統崩潰,“即時供應鏈”變得不在可靠。諸如電商平臺Kogan和超市巨頭Woolworths之類的零售企業首當其沖,即便是十大富豪之一Pratt家族旗下全球性運營的Visy集團,也難以逃脫。

            (1)制造業空心化。5月30日消息,受澳大利亞疫情影響國內衛生紙、紙巾的本土需求增加,而澳大利亞卻沒有足夠能力本土制造足夠的紙巾滿足需求。

            澳大利亞CFMMEU 的制造業國家秘書邁克爾·奧康納呼吁“我們不能一直依賴進口半成品。我們應該在這里制造和制造更多的東西,澳大利亞變得更加自給自足更加重要?!?/p>

            6.png

            邁克爾奧康納說,工會希望新的聯邦政府能夠幫助解決一些制造業短缺問題。(圖源:美國廣播公司)

            澳大利亞研究所未來工作中心主任吉姆斯坦福說:“大多數其他工業國家的制造業成功且規模足夠大,總體上可以滿足其國內對制成品的需求。然而,就澳大利亞而言,我們一直在使用更多的制成品,但我們生產的產品份額越來越小?!?/p>

             2020的數據顯示,澳大利亞制造業工作人員不足100萬人,僅占工作崗位的6.4%,制造業對澳大利亞GDP貢獻率縮水至5.5左右。2020年年初通用汽車宣布,將逐步停止澳大利亞人引以為豪的最大本土汽車品牌霍頓(Holden)的制造,當地的汽車制造業也隨之土崩瓦解。目前澳大利亞汽車市場供應空前緊張。

            一些汽車經銷商表示,他們從全球車企那里收到的庫存比往常少,最嚴重的時候降幅高達40%。不僅許多新車的提車時間都上升至6-12個月,二手車價格也持續上漲。對于澳大利亞這樣缺乏本土制造業的國家來說,要應對這樣的短缺,似乎沒有有效的辦法。

            (2)物流行業混亂。物流是經濟命脈,作為超大島嶼國家,航運物流是澳大利亞發展的關鍵,但澳大利亞的航運線并不掌握在自己手中?!栋拇罄麃喨藞蟆穲蟮?,與加拿大和美國不同,澳大利亞使用全球船舶來承接幾乎所有的本地航運。只需要征得當地政府許可,并且通常一申請都會獲批。澳大利亞只有象征性數量的本地船舶。在新冠疫情沖擊下,航運的封鎖和堵塞導致澳大利亞只能被動的受制于全球的航運巨頭企業。

            7.jpg

            澳大利亞擁堵的路況(圖源:daily mail)

            在陸上運輸方面,澳大利亞鐵路體系陳舊,沒有高鐵,高度依賴卡車運輸貨物,而大量的卡車運輸經常性導致澳大利亞道路堵塞。

            今年5月,澳大利亞宣布削減燃油稅,對澳大利亞本土卡車公司造成嚴重打擊,超過一半的南澳大利亞卡車公司警告稱,由于減稅,他們可能面臨破產,迫使嚴重依賴卡車在公路上運輸食品和產品短缺。 

             底圖.jpg


            點贊
            收藏
            屈辱强奷蹂躏侠女

              <address id="f5f3p"><listing id="f5f3p"></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f5f3p"></address>

                  <strike id="f5f3p"><strike id="f5f3p"></strike></strike>
                  <address id="f5f3p"><menuitem id="f5f3p"><meter id="f5f3p"></meter></menuitem></address>
                    <noframes id="f5f3p"><address id="f5f3p"></address>

                      <sub id="f5f3p"><address id="f5f3p"><listing id="f5f3p"></listing></address></sub>